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ibet52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  

2006-06-01 09:56:00|  分类: 徒步墨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(时间:2005年11月15日)

    不要把墨脱诗意化,因为她并不诗意;
    也不要把墨脱妖魔化,因为墨脱也很美丽。
    唯有真实的墨脱永存!

重新整理,增加上百张图片,全程图文纪录,全景展示真实的墨脱,体验既艰辛疼痛又幸福甜蜜的旅程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派镇(派乡)---松林口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多雄拉雪山

    昨夜已请医生帮忙请背夫,请了两个,每天价格100元,如果在墨脱停留,每天50。也找好了大卡车,到松林口250元。
    我今天第一个起床,接近八点;下楼一看,满天都是灰沉沉的云,没有晴天的迹象;赶紧上楼向没起床的同伴们通报天气。大辉一阵惋惜,其他人也陆续起床;我下楼问医生,医生还没起床呢,他拉开窗帘看了看,说:没事,今天可以出发。我问他一般什么时候出太阳,他说要十点左右。我又把医生的看法跟大家通报,大辉笑着怪我谎报军情,大家陆续都起床了。
    然后是吃早点:稀饭、馒头;硬着头皮吃了两个馒头,好几碗稀饭,因为要走路啊:)吃完早点,大家收拾好行李放在大卡车上,两个背夫也来了。大卡车拉过泥,车箱里厚厚一层黄泥,人在上面随便碰一下就是黄黄的一层。九点半左右正式出发,车一启动,风把黄泥吹起来,直往人身上脸上吹;直吹得大家紧闭嘴唇,眯着眼睛。一会儿(三公里)就到了转运站,大家停车买东西。
    来西藏之前我就已经打算徒步墨脱,因此这次我坚持自己背行李。随便去商店里挑了一个小背包,把几个小袋子和脚架、相机往里一放就OK,也就十几斤吧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松林口

    去松林口的路全是很差的石子路面,有些地方还是用木头搭的小桥。卡车开得很慢,一路摇晃颠簸着,十点四十左右才到松林口。此时太阳还没有出来,往上看,要翻越的多雄拉山隐在云雾里,满山都是洁白的雪。大家忙着拍照,背夫就开始把行李(除我的外)装在大袋里。十点五十左右,从松林口正式开始出发。

翻越多雄拉?--拉格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我花了25元买的背包还没开始出发就断了(脱线)一边;只得用绳子绑起来。往上走,边走边拍。一路上我走很快,不断超越那些背得很重的本地人、赶马的人、赶牦牛的人。走了没多久,另一边的背带也脱线了,没办法,只得一只手拉着,另一只手托着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越往上积雪越厚,好在没有下雪,被人和马踩出一条路来。一路边拍照片边全速前进,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到多雄拉山口。山口上风不大,那些经幡已经被积雪盖住了大部分,露出一点彩色让雪地显得生动一些。天气依然阴着,拍了几张照片就开始下山。下山的路隐在云雾里,有些莫测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多雄拉山口并不像很多人写的那样,多么多么恶劣。现在已是十一月中旬,照样可以轻松翻越,可以想见八九月份时,山口的天气更加舒适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这就是我的全部装备:25元买的包已经坏了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当地的门巴人

    下山虽然还是有厚厚的积雪,但我却一路小跑着,这要得益于小时候在云南的乡村生活。遇到觉得好的地方就停下来拍照,就是这样走走停停,后面被我超越的马啊人啊都没能赶上来;反倒是前面的人不断被我赶上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石块路面

    没有积雪的地方基本上是乱石路,那些不知从哪里来的大大小小的石块散落在路面上,踩在上面容易滑倒(因为石头是松驰的)。到了山脚下,树渐渐多了,时不时的可见到小溪,清澈见底;山上还可以见到红叶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拉格(一般行人和游客都会在这里休息,但我却继续前行)

    再穿过一片高大浓密的树林,走了没多久,就看到两排简陋的木头房子。走进一间烧着柴火的房间,看到一位中年妇女,一问,原来这就是拉格。
    看着这般简陋的地方,再看看时间,才下午两点半,有点想继续往前走。问她到汗密还有多远,她说有25公里,要走五个半小时。我决定继续走,于是跟她交待了一下:如果后面我的同伴们来了,给他们说一声,我今天要走到汗密。
    谢过她之后,走到不远处的小溪边,从背包里拿出两个苹果和两条火腿肠,就着冰凉的溪水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拉格---汗密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拉格到汉汗密的路基本上全是在原始森林中穿行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,路面显得有些潮湿;这些路和前面多雄拉又有所不同,不但有松散的石头,还经常可见一些稳固大石头,上面或是泥土,烂泥,或是青苔。时常可见山上的水沿着路面流过,很容易把鞋浸湿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说到这里,可得好好的夸一下我在迪卡侬买的专业徒步防水鞋:这双鞋底是由专门的轮胎制造商生产,防滑性能相当不错,而且坚固耐用;防水性能也很好,一般浅水可以直接趟过,遇到有水流过路面的情况,基本上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,像没水的路一样走就可以。有了这样的装备,更得心应手。
    最让我生气的是在转运站买的背包,质量太差了。先是两只背带不能用了,后面我就直接抓盖子,最后连盖子也掉了!后来只好把相机、脚架、随身小包全拿出来挂在脖子上,把背包用拐杖挑在肩上,很像是林冲挑酒葫芦的样子。还好,一直坚持到了汗密。
    傍晚六点多天色就已经暗下来,由于光线不容易透过茂密的树林,加上路面潮湿颜色较深,看得不是很清楚,速度走不快。更何况没有带水(大家已经买了一箱红牛让背夫背着),吃的全是饼干之类,也不敢喝那些小溪水,就这么又累又渴又饿,坚持向前走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    包里还有一个苹果,原想着明天去背崩的路上再吃;但后来实在太口渴,肚子早已空了,脚也很酸痛,就坐下来找苹果。手里拿着苹果,恨不得马上就啃,但还是忍了一下,走到前面有水的地方胡乱洗一下就放进嘴里;咬一口,真香啊!从来没有觉得苹果这么好吃!边走边吃,最后连核都全吃了,呵呵,是不是很狼狈啊:)
    从下午四点左右遇到最后一个往拉格走的人开始,我独自匆匆行进在原始森林中。天色越来越昏暗,路面更加模糊;吃了一个苹果,感觉好了很多,于是加快了速度,跌跌撞撞向前走。直到傍晚七点多,才遇到十多匹马,心里振奋起来;问两个赶马的汗密还有多远,他看了看表说,不远,还有五分钟就到了。
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这就是汗密(是第二天早上拍的,当天到达已经天黑了)

    还有五分钟就到了!我疲惫的身体和精神马上清醒!抖擞精神走最后五分钟。当一点灯光出现在前方,内心激动的明白:我到汗密了!我要喝水,很多开水;我要吃面条,一大盆面条…我径直走进亮着灯光的那间小木屋。
    屋子里的光是烛光,里面很多人,有的坐在火塘边烤火,有的坐在桌子边聊天,还有人走动着。我把挂在身上的东西一件件放好,大家转头来望着;这时,一位穿着军大衣的小伙子开口问我是干什么的,我说吃饭住宿;他让我出来登记一下。
    跟着他出门往右,是一个院子,一块门板拦在院子入口处。进了院子,走进他住的地方,让我拿身份证。我这才知道他是边防检查站的。见我是来旅游的,又问有没有边防证;我说弄丢了。这时另一位小伙子过来,看样子他们是同事,看了我的身份证,问我是哪一年出生的;呵呵,反正是一番盘查;最后他们态度很友好的,让我明天早上来拿身份证;说没问题,会让我过去的,只是背崩那边还要再检查。
    然后又回到刚才那家旅馆,请老板煮面吃,还特意吩咐要多多的汤。自己倒了一杯开水,坐在桌边喝,一边吃些饼干。一位赶马的汉子过来坐在桌边,也喝开水。攀谈中得知,他是门巴族,跟着马帮赶马回背崩。谈话间,他的同伴一手拿军用水壶,一手拿瓶盖,倒满酒叫他喝。他喝干了,他的同伴又倒了一盖子请我喝,我犹豫一下接过来喝了。不一会儿,面也煮好了;边吃面边跟他闲聊。
    面的味道一般,煮了点青菜在里面;我把青菜和面全吃光了,又喝了好多汤。说话间,他的同伴把酥油茶打好,给我倒了满满一茶缸。我是很喜喝酥油茶的,尝一口,不错,是用的好酥油;他们说是专门从拉萨买的。我发现门巴汉子一个个都挺有型,高鼻梁;也很热情。他们大都能听懂一些汉语,但他们的门巴语我却一句也听不懂。
    白天走路太累,想早些休息;于是告别他们,去问老板我住的地方。老板娘带我到一个小木板房,打开门,里面两张床,但另一张没有被子;她嘱咐我说,这间屋子不给门巴人睡,如果他们问,就说这间屋子是我一个人住的。她又拿了个盆子,倒上开水叫我洗脚;走了一天路,烫烫脚很舒服。估计这间屋子是专门给游客或熟人留的,被子和床单都挺干净。
    躺在床上,听着不远处屋子里门巴汉子们说话的声音,开始写这一天的经历。好景不长,在半截蜡烛快燃完的时候,他们也开始进屋睡觉,弄得左右的房门直响。还不时有人推开我的房门(门关不牢的,插销没用),有两个人见我的手机很好奇,问我是不是在看电视。哎,没法写下去了,只好作罢。
房间很小,只够摆两张床。四壁和顶上都围着塑胶纸防风,之间全用很薄的木板相隔,透过缝隙可看见旁边的灯光,隔音就更不可能了,任何声音都可以传过来传过去。右边的房子里好像在吵架,其中一个喝醉酒的样子,还有第三个人在劝他。左右两边都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,才算渐渐的安静下来。
    屋顶传来雨点的沙沙声,不知明天的路会不会很烂,是否好走?我在雨声中渐渐睡去。

重新整理文章列表:

徒步墨脱时间表
墨脱记忆:2005·冬天
墨脱记忆:八一到派镇(1)
墨脱记忆:八一到派镇(2)
墨脱记忆:八一到派镇(3)
墨脱记忆:派镇(乡)
墨脱记忆:南迦巴瓦之夜
墨脱记忆:多雄拉雪山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一天
墨脱记忆:走近墨脱---第二天
墨脱记忆:走进墨脱---第三天
墨脱记忆:墨脱的雨
相册:梦幻墨脱
我们勇敢、美丽的可乐
相册:残酷的墨脱
墨脱记忆:走出墨脱---第一天
 

要详细了解一切相关状况,请查看原专辑:

徒步墨脱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