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ibet52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吕·荣飞--滇藏线2006(4)  

2006-03-02 14:49:00|  分类: 干杯,朋友!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吕兄弟已回到大理,他一听到阿文的电话就紧张,因为阿文催他写文字,比旧社会地主逼债还狠。啊!阿文,小吕快被你逼成白毛女啦,哈哈。

看了他用手机拍的照片,特别是看到被困白马雪山的照片,深为震憾。

兄弟,谢谢你为我们带来的一切!

小吕·荣飞--滇藏线2006(4)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“我希望我们这些文明人糟蹋完乌镇,糟蹋完丽江,糟蹋完许许多多的世遗,古城后,不要再糟蹋拉萨了。”

小吕·荣飞--滇藏线2006

作者:吕荣飞

刚回到大理,赶紧整理这次旅行的笔记。其实我是感觉没有什么可以整理的,这几年跑了不少地方,国内的,国外的,我总习惯于自己的方式去旅行,没有相机,没有地图,没有计划。自从认识了阿文,他向我灌输着他的方式,我知道在这方面,他是专家,人,有些东西要学着改变的。

说起阿文,我又有些感慨:我认为,交朋友有时和谈恋爱是相似的,要彼此欣赏,甚至是“一见钟情”但是之后也需要相互理解的。阿文和我是在不经意间认识的,他说是因为那首西非歌谣,而我却说不出什么原因,也许是我第一眼就看出他身上那云游四海的气质,并且不是一些刻意展示的那种。确切地说,到现在我和他还不是很熟,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侠义的水浒精神。

小吕·荣飞--滇藏线2006(4)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小吕·荣飞--滇藏线2006(4) - 阿文 - tibet52的博客

上次被困在白马雪山上,天黑了才往下走。其实当时我的确没有一点恐惧,后来想想真是万分的危险。手机一直打不通,德钦县长组织的救援队已下山了,他们一定以为我们过了雪山,最近的村庄还要往下走20 公里,那里还地处自然保护区,随时有野兽出没。幸亏有一把手电,否则在茫茫雪夜里真是寸步难行。衣服外壳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象盔甲一样,头发,胡子,眉毛上也是冰,当时跟本没心思拍照了,否则照出来一定很搞笑。沿着窄窄的车辙,深一脚,浅一脚的,踉踉跄跄走了两个多小时。一点力气都没了,离心脏远点的肢体都没了知觉,但是我们心里都明白不能停,也不能放弃。

真的是幸运,在转过一个山角的时候发现下面有灯光,一下子感觉得救了,我们拼命地呼喊,摇晃着手电,下面终于有了回应。后来才知道是下午的那几辆救援车,那几辆车跑了一下午才十公里,竟被我们步行追上了。那天直到夜里两点才回到山下的小镇---奔子栏。

在奔子栏一觉睡到了中午,感觉又恢复了体力,内衣基本在被褥里捂干了,外套勉强穿着,脚上套上塑料袋穿上鞋。我们有点想返航了,又有点不甘心。在街上到处打听车(班车肯定是没有的),正好又遇到那个温州人,他找到了一辆去德钦的皮卡,从维西绕过去,我们去一问可以坐下我们三人,而且藏族司机是去昌都的,我俩心里打起了小算盘。

吃了饭就出发,从奔子栏往回沿金沙江走,穿过维西县很快就到了澜沧江峡谷,沿澜沧江一直300多公里,到了德钦县城已经夜里12点了,这一路正是三江并流区域,从金沙江到澜沧江再到怒江也都不过几十公里,澜沧江边上有一小镇,有一铁索桥,听说过了桥步行半天就可以到丙中洛了,丙中洛一直是我想去了地方,现在竟然这么接近。迪庆州包括中甸,德钦,维西三县,前两者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,只有维西稍低,这里气候宜人,杂居着傈僳,独龙,纳西等多个少数民族,这里也是滇金丝猴的天然栖息地。澜沧江峡谷在这里非常开阔,两边斜坡和滩涂上有不少村舍和梯田。渐渐接近德钦境内,地势险峻起来。道路基本是半隧道形式,沿江石壁上开凿出来的,有点象《极品飞车》的画面。尽管不是在雨季,也有不少山顶的落石挡住道路,必要时还要下车去搬,交通标识上称之为“过渡路面”,藏族司机不大懂汉语,一路上对这四个字喋喋不休,他感觉很搞笑。

我虽然第一次进藏,但我对地理是不陌生的,因为我喜欢看地图,尽管我是学理科的(就象阿文,本来是学养花的,现在偏要赶时髦去搞电脑:)]) 可是这次是被地图骗了。从德钦到盐井,地图上标得和京沪高速公路一样又粗又直的一条路,到了才知道,这哪里有路。一大早从德钦出发,沿着云雾缭绕的雪山,如同仙境。路上有一处塌方严重,我们下车清理。那口子上泥浆裹着斗大的石头往下淌,着实阴森恐怖,上不知有多高,下不知有多深。

云雾渐渐退了,阳光照在刚刚过去的梅里雪山上散发着金光。这条路实际上是藏民转山之路,这里的地貌太原始了,好像昨天刚刚形成似的。这一百多公里的“过渡路面”依旧是沿着澜沧江,四个小时到了盐井,司机带我们去了他的一个亲戚家吃午饭。这盐井是西藏的第一镇了,坐落在山颠之上,周围都是高山峡谷,相对落差太高,估计有四五千米。镇上有一天主教堂约300年历史了,法国人建的,真想不通300年前他们是怎么找到这的。

在盐井,我第一次喝了酥油茶,味道怪怪的。午饭后车上加了三人非常挤,两个藏族小伙和我俩四个挤在后排,他俩很友好,生怕挤着我们。接下来到了芒康,这里川藏线(318)和滇藏线(214)合并了,不过路上还是不见有车。 从芒康到左贡,要过好几个座山,过澜沧江(又是澜沧江),路况自然又是险要的很,其中的东达山口5008米,那里一片冰天雪地,用毛泽东的话说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还有什么原驰腊象,顿失滔滔的,在这里都有深刻体会。

每过一个山口,都会看见布满经幡的石堆,藏民也都要大声祈佑。藏族小伙笑着问我,藏族人是不是很怪?

没有,真的没觉得。

人是需要一点信仰的,有专家说过中国未来的最大危机就是信仰危机。 当发现共产主义理论越来越幼稚,新一代的国人在意识形态上将何去何从?日本人在二战后虽然经济得到了复苏,但日本人却越来越变态。

过了左贡,道路畅通了,拖拉机都可以开到60码。晚上到了邦达镇,我们和司机要分手了,他们北上昌都,我们继续沿318西进。感谢热心的藏族司机和他的亲戚们,这是我第一次和藏族人打交道。

邦达在地图上是很显露的一个地名,在三叉路口上,但实际这里很简陋,几间平房,几乎没什么人,这里海拔很高,所以很冷。饭菜很贵,早餐两个炒饭加一番茄蛋汤就要三十元。住宿条件更不用说了,女同志去的话基本无法忍受。好在我们俩一个军官,一个警官(都在退休中)都是吃过苦的,喝上两杯热水(不能叫开水),和衣裹上被子就睡。

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在路口等车,快到中午,也不见一辆车。后来从昌都过来一邮政车,是去然乌的,好说歹说,终于上了车。这一段路是要过怒江的。因为邦达海拔高,上业拉山没什么感觉的,下山可就是川藏线上著名的108弯,直落到怒江边。滇藏线上的艰险路段到然乌基本就结束了,后面的路程很适合自驾车旅行,整个林芝地区风光秀美,海拨不高,气温不低。除了在易贡接近雅鲁藏布一段“过渡路面”外,其余都是穿过森林,沿着小溪的平缓油路。

到然乌,下午三点。著名的然乌湖就在路边上,可惜结冰了,拍了几张相片都效果不好。有一条叉路是去察隅的,听说察隅虽然还不是边境,因为靠近所谓的麦可马洪线,现在出入也都是严格的边境式管理了。郁闷!

在然乌等了半个多钟头,有一辆班车去拉萨,可是没座位了。现在是雪季,听说几天前又有车在川藏线上失事(一失事肯定是全军覆没),所以各个路口都设有警力严察班车安全。然乌就设有一检查站,司机不敢搭我们,我兄弟上前拉同志关系,看在同行的面子,警察让司机搭上我们,路上注意安全。

过了好几道米堆冰川明洞,晚上到波蜜,现在不准夜行,在波蜜住了一夜。第二天在车最后排找到两个座位,这才发现整张车只有我们俩是汉人,车里气味难闻,藏族同胞真是不讲卫生。晕!

还有几天就过藏历年了,车内气氛相当活跃。司机放了音乐录像,很多是网络流行歌曲改编的藏语歌,大家都跟着一起唱。放到汉语歌时,他们就沉默了,看来,在文化上藏族和汉族是求同存异的。

再过林芝县,八一镇(林芝区府),工布江达县,墨竹工卡县,这些地方没什么可写了,晚上到了圣地拉萨。

流水帐至此OVER

至于拉萨之行的深刻感想,那是太多了,只可交流,不可灌输,真正去过拉萨才会有亲身体会。拉萨是片净土 ,尽管藏族人有些不讲卫生,我们要入乡随俗,不要把我们的生活习惯强加于拉萨。在那曲,我见到了火车,不久高原上正式通车了,娇贵的城里人也会来拉萨了,我希望我们这些文明人糟蹋完乌镇,糟蹋完丽江,糟蹋完许许多多的世遗,古城后,不要再糟蹋拉萨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