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ibet52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把心带回家--缘起  

2006-03-16 12:56:00|  分类: 把心带回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把心带回家

   ---在自然的大安详中休息吧!

“礼佛者敬佛之德,念佛者感佛之恩,看经者明经之理,坐禅者登佛之境,得悟者证佛之道。……”

相关链接:佛教音乐 佛教音乐(二)

缘 起

果卿

  新中国诞生的时候,我只有五岁,从小接受的就是无神论的教育,既没接触过佛教,也没接触过其他任何宗教。长大后虽然去过庙里,也只是去旅游。出于好奇,我还跟同学去过教堂。但是,在我的心里,是把宗教与迷信混为一谈的。

  那么,我是怎么走上学佛之路的呢?

  这还要从十几年前仲夏的一次五台山之游说起。

  五台山是我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,是文殊菩萨的道场。其间,著名的寺院我早就游历过了。巍峨庄严的古刹,香烟缭绕的大殿,以及令人闻之尘劳顿消的钟磬之声,每每令我有似曾相识的感动。那一次故地重游,我兴之所至,忽然间想探访一下隐于山中,鲜为人知的野寺闲僧。我永远记得那一天的黎明,清寒袭人,紫雾东升。神清气爽的我,整顿行装,揣着一张地图,独自一人开始了寻幽访胜的行程。谁知道,这一起程就转变了我和许多人未来的命运。至今,我都把五台山看作我的再生之地。

  出发后,我有意避开坦途,专择曲径而行。沿途但见山峰耸翘,林壑幽深,烟光凝翠,映雪生辉。只觉得神清气爽,心扉洞开。路越走越崎岖,我索性沿涧迤逦而行,得以遍赏古木寒岩,白云苍泉,异草奇花,忘形于山水之间。一路攀崖涉涧,不知不觉日近晌午,可是我连隐士、闲僧的影子也没看见,未免有些灰心。正在我四顾茫然之际,忽闻有木鱼声隐约传来: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空灵古拙的余音在山际萦绕,恰如天阙徐开。凭直觉我判定这声音是从西面烟霞掩映,林木深幽的山谷中传出的。我立刻抖擞精神,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碎石细草向谷中奔去。一踏入苍然深秀的谷中,只见紫气盘盘,嘉木森森,疑为仙境。此时木鱼声已由远及近,却又顿然停歇。我只顾循音,却兀然发现一条清溪已斜陈目前。她宛若下凡的仙子,纤尘不染,喷珠吐玉。不及细想,我即俯身就首,掬水而饮,顿觉甘冽清凉,齿颊生香。畅饮之后又复撩水洗面,不亦快哉。正在珠飞玉溅之际,我突然发现有一人伫于彼岸,我惊愕地抬起头来。

  只见一老僧须发纷披,衲袄芒鞋,叠手端立。松风过处,须发拂动,衣袂飘然。四目隔岸相对,我竟感到一阵目眩神迷。他的眼神竟是那样慈悯、纯澈而祥和。我不知是怎么到了对岸,只觉得他恍如我隔世的父母,令我身心向往。

“施主,打扰了。”老和尚合十问讯。

“不, 是我打扰了您的清修。”手足无措的我,慌忙还礼。天知道,这是我第一次与出家人说话。我飞快地在记忆中拼凑着得体的语言。

“施主喜欢这幽静之地?”

“我只是想避开热闹的景点,独自在山中散散步。”我没好意思说后半句,“其实我是想拥有一段奇遇”。

“噢,这么说真是搅扰了。施主慢游,老衲先行了。”

  我正张口结舌之际,老和尚已经飘然西行了。我赶紧追上几步,红着脸说:“请您留步,其实,我正盼望能遇到像您这样的高僧呢。”

“善哉,我不是什么‘高僧’,我只是一个冥顽的引路僧。”

“刚才是您在敲木鱼?”我张大了嘴巴。

“木鱼敲醒梦中客,清溪荡去尘劳心。”

  我默默地琢磨着老和尚的话,似懂非懂之际,已随老和尚转林拨藤来到一豁然开朗之地。但见翠蔼浮空,鸣泉历历。周匝遍植梨树,老干盘虬,果繁枝茂。北边地势略高平,面向泉眼处,搭有一狭小的茅棚。

“我真的遇到了卓然出世的高僧!”我有太多的兴奋与疑问,张了张嘴,却又唯恐恶俗之声玷污了这绝尘之地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“娑婆世界,不能藏身久,光阴有限,莫待死临头。名闻利养总是空,世俗恩爱终分手,冤冤相报不到头。”老和尚看似无心的吟诵却令我闻之犹如惊雷。

“世上人只知造孽,不知忏悔,但求享福,不肯惜福。殊不知‘念佛一声,福增无量;礼佛一拜,罪灭河沙’。”

  我不由自主地趋前两步跪倒在老和尚面前:“师父,求您收我为徒,我想跟您学习佛法。”

“佛法如海,唯信能入。你‘信’吗?”老和尚故意在“信”字上加重了语气。

  这一问倒令我张口结舌。是啊,我从来都认为佛教是迷信,更不齿于向神、佛叩拜。今天我怎么虔诚的跪在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和尚足下?一时间,我难以回答。可是,“空”、“尘劳”、“忏悔”……等等这些词句已烙入了我的脑海,并且还在我内心不断激发出一些似乎久违了的情感。正在我感到六神无主之际,发觉老和尚正慈悲的注视着我,一时间我百感交集,硕大的泪珠泫然跌落在老和尚洁白的僧袜上。尽管我感到了自己的失态,但是不争气的泪水仍汹涌而出,我象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无声的抽泣。

“信为道源功德母,但信又分为正信和迷信。所谓正信,就是正而不邪,觉而不迷。皈依佛教者必先树立正确的知见……

“礼佛者敬佛之德,念佛者感佛之恩,看经者明经之理,坐禅者登佛之境,得悟者证佛之道。……”

  我如饥似渴地聆听着老和尚字字珠玑的开示,觉得眼前的每一棵小草都在闪耀着金光,每一片绿叶都有佛陀的面庞。不知不觉,日已西斜,老和尚欲起身送我出山。忽然,他又变魔术般从泉眼的石凹中摸出一枚梨子递给我。望着这颗鲜黄欲滴的水果,我才想起早点和午饭都没吃。我谢过老和尚,接过梨子咬了一口,馨香满齿、清肺华润,惊为仙果。老和尚看着我嘴张到一半的滑稽表情,孩子一般璀璨地笑了,在他每一道皱纹中都涌动着欢乐的浪花。他的笑容深深地打动了我,令我觉得我们似乎是相知多年的老友。

“这梨本来是苦的,难以下咽。但是只要浸在这泉水中,只需三个月就会变得甘甜。此泉冬润夏凉,梨子采集下来可以在流水中储存一年。”

“这么说,您长年都可以在这修行?”我充满了好奇与神往。

  老和尚笑了笑,未置可否。

  古月如霜,清风如水,小溪淙淙。我与老和尚一路清谈,未觉寒意与艰难就回到了台怀镇的通途。老和尚从袖中抽出一张折叠仔细的纸递给我,双手合十,即要告辞。我实在不舍,又知多说无益。

“有缘自会相见。”老和尚的身影如古月般隐入松林。

  面对如银河倒泻的万家灯火,我竟有些感动与怅然。“是日已过,命亦随减,如少水鱼,斯有何乐?”我的心从未象今天一样明澈与宁静。一想到老和尚说他很快就会结束闭关,入世度人,随缘说法,我就加快脚步返回住处,似乎快走几步我就能早点见到他。

  静静地坐在客房的桌前,回忆我这一天梦一般的经历,始觉这一切都有深意可回味。蓦然,我想起忘了问老和尚的称呼,不禁懊恼不已。这时,猛然间想起老和尚给我留下的纸,匆忙打开:

日落草庐佛意深 / 独坐清阶磨玉轮 / 圆缺难将初心损 / 素眼慈心隔剑尘 / 兰凝露 / 鸟栖魂 / 万籁梵音融入云 / 舒朗共与松风舞 / 不润假来不饰真

数行古朴拙劲的文字跃入我眼帘。底下端丽的写着一行小字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◇释妙法

  好一个“不润假来不饰真”!有了妙法老和尚的常住地址,我非常开心,盼望着能早一天再蒙法雨。不久,我就和他老人家联系上了,自此开始了我们师徒的不解之缘。

  光阴荏苒,十年弹指一挥间。

  如今我自己已近花甲,这期间我亲眼目睹老和尚呕心沥血、为法忘躯,教化众生无数。而我自己虚度光阴,尚未诸缘放下,难得真实受用,惭愧之极!但又实在不愿将这些鲜活、确凿的因果实例带进坟墓,故此犹豫再三,才拿起这只钝笔。很可能书中有词语失当,挂一漏万之处,唯愿各位大德佛友予以斧正。最后,我想以一首偈子与诸位同修共勉:

  贪嗔不肯舍,徒劳读佛经,看方不取药,病从何处轻?

  值此新千年伊始,祝愿吾辈能三根普被,利钝兼修,福慧增长,佛道早成!(鉴于诸多不便,我隐去了书中所涉人物的真实姓名与地点,还望见谅。)

  南无阿弥陀佛

    惭愧三宝弟子:果卿

(摘自《现代因果实录》一书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